二维码

航空法专家上书全国人大 建议设立航空法院

34 人阅读 | 时间:2018年07月02日 15:05

日前,我国著名航空法学专家、北京市人大立法咨询专家张起淮上书全国人大,建议在我国的法院系统设立专门的航空法院,以审理日益增多的涉及航空方面的案件。

在我国,人民法院的设置除了按照行政区划设立的各级法院之外,还有专门负责审理铁路交通运输领域的铁路法院;专门负责审理涉及到船舶、海洋、水产等案件的海事法院;以及负责审理涉及军事领域的军事法院。这些法院被统一称为:专门法院。

按照张起淮的建议,我国应该设立专门审理涉及民航、航空领域的专门法院,让专业的航空法官审理专业性极强的航空专业案件。

在向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递交了这份建议后,张起淮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航空领域的案件逐年递增10%

记者:目前我国涉及到航空的案件有多少?

张起淮:我国2013年至2017年五年间,涉及航空领域的各类民事纠纷约为3000余件,并以每年10%以上的速度递增,涉案地点遍布全国32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案件中,还不包括诸如釜山空难、马航370事件等涉外的航空案件,如果把这些案件都计算上,数据还有可能会增加。

记者:为什么涉及航空方面的案件会越来越多呢?

张起淮:首先,随着航空事业的高速发展,我国在多年前就已经成为了全世界航空客运人数和货运数量双第一的国家。其次,随着我国人口素质的不断提升,特别是人民群众法制观念越来越强,依法维权的诉求也越来越强烈,因此我国涉及民航方面的案件也就呈现了逐年递增的趋势。

什么样的案件属于航空案件?

记者:什么样的案件属于涉及航空的案件呢?

张起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涉及航空运输的合同纠纷、侵权纠纷、损害赔偿及基于航空飞行工作和生活区域所属财产、人员的民事、刑事纠纷都应当成为航空法院的专属管辖范围。

记者:您能举一个例子吗?

张起淮:假设你要去某地履行,但从你的所在地没有到目的地的航班,你只好在某一个机场中转。你本来是为中转的航班提前留出了足够的时间,但你的第一个航程因为天气、航空管控等原因延误或者是取消,这就直接影响到你的下一个航程,同时因为你购买的是特价机票不能退票,加上酒店等费用导致你产生了不小的损失。你认为你的权益受到了侵害,而航空公司又拿出一堆专业的术语来告诉你,责任不在他们。到底你和航空公司方面谁有道理?到底航空公司是否需要对你下一段航程的费用支出做出赔偿?这样的案件就应该属于航空法院来审理。而诸如行李损坏、丢失;航空公司超数量卖机票;飞行途中发生人身意外;甚至是你突然被某个航空公司列为不受欢迎的乘客进入黑名单而买不到机票等,这些与民航客运、货运及航空相关的案件,都应该由专业的航空法院来审理。

记者:除了涉及航空方面的民事案件,您认为航空法院还应该审理什么案件呢?

张起淮:例如在空中发生的一些盗窃、寻衅滋事、伤害以及威胁航空安全的刑事案件也都应该由航空法院来审理。需要强调的是,近些年,不断有乘客在空中因琐事发生打架、损坏机舱设备等案件。这些案件如果放在地方法院审理,一般都会被当成是普通的刑事案件,但那毕竟是发生在高空中,机舱内有很多非常敏感的区域,诸如安全门、氧气面罩储存位置等,一旦被触碰到是可能发生大问题的。所以,一些发生在空中的刑事案件应该统一放到航空法院的刑事审判庭进行审理,由法官来评估这些刑事案件的危害性,再定罪量刑。类似的例子还有乘客盗窃航班上的救生衣、故意损坏机舱内的设施等,这些案件都应该放在航空法院审理。

让专业的法官来审理专业的航空案件

记者:现在,我国的涉及航空方面案件一般都是由什么法院来审理呢?

张起淮:目前,发生在我国境内的航空方面案件,都是由铁路运输法院来审理的。例如日前报道的那起女儿陪母亲乘坐航班时,母亲在万米高空吐血身亡的案件,就是由铁路运输法院来负责审理的。

记者:为什么由铁路法院来审理涉及航空的案件呢?

张起淮:这是由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的,我国目前随着铁路交通环境的日益完善,铁路法院业务量逐年减少,充裕的审判资源经常用于解决航空纠纷。

记者:铁路法院审理航空案件从专业性角度您认为合适吗?

张起淮:首先,我们还是得对铁路法院的法官们为审理航空案件而付出的巨大努力进行肯定的。但是在肯定之余,由于专业差异巨大,审理工作往往极为困难,审判结果也经常失之公允。

记者:您能举几个例子吗?

张起淮:我曾代理过一系列侵权类航空案件,如嘉峪关机场拒载案、敦煌少年坠机案、机上老人缺氧死亡案等;还有空难赔偿类案件,如伊春空难、包头空难、大连5·7空难、釜山空难等,其中很多案件因审判人员不具备航空专业知识、不了解航空产业特点而出现审判过程艰难、审判结果不公的情况。由于这类案件的指向性都很强,我就不具体列举某个案件的结果有什么问题了,但这些案件的结果都凸显了设立专业的航空法院的必要性和紧迫性,现在我们需要让专业的法官来审理专业的航空案件。

记者:您认为专业的航空法院法官应该掌握哪些领域的知识呢?

张起淮:这就太庞杂了。航空领域所涉及的专业成百上千,诸如航空器的原理、构造;航空气象;航空通讯;航空管制规则;国内、国际对于航空的各种法律法规;航空客运、货物运输及通航管理的相关法律法规,同时还必须得是具有法律教育背景的并且能够通过国家司法考试的人,才能胜任航空法院的法官岗位。

记者:这样的人才去哪里找啊?

张起淮:在航空法院法官的遴选上,应从其他法院吸收有丰富审判经验或具备相关专业知识的法官充实队伍;也可以借鉴国外法官的选拔方式,将富有航空法律实务经验的律师、大学教授等选调到航空审判法官队伍中来。

航空法院设立在哪里?

记者:假设我是一个东北人,在北京乘坐了一架飞机飞往成都,在空中因为空乘人员的服务问题发生了纠纷,那我应该在哪里的航空法院去起诉呢?

张起淮:这是一个当事人的诉累问题,也就是当事人在哪里诉讼可以减少诉讼的交通、住宿等问题。目前,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共下辖七个管理局。依据2017年民航机场吞吐量排名次序及国内主要城市的分布情况,宜分别在北京、大连、广州、上海、成都、西安、乌鲁木齐七个城市设立航空法院,分别受理华北、东北、中南、华东、西南、西北及新疆七大地区管理局所辖省份的航空案件。这样可以充分契合我国城市分布特点,最大限度节约司法成本,有利于案件方便快捷地审理及减少当事人的诉累。

记者:我国实行的两审终审制,您认为在航空法院一审结束后,如果一方当事人不服想提起上诉的,应该去哪里的法院审理呢?

张起淮:之前提及的七个地区设立的应该统称为民航法院,这些民航法院均为基层法院,对这些基层法院审判后上诉、申诉的案件,应该由所在地的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审理。

不知道该起诉谁的律师

就在记者采访完张起淮之后,又一条涉及航空领域的新闻线索在网络上迅速走红。

北京籍的律师李先生准备去西北某地参加一个庭审,由于北京没有直飞当地的航线,李先生只好购买了一张从北京飞往西北某机场的机票,同时还购买了从该机场飞往当地的机票。

为了能够及时赶上第二个航程的航班,李先生特地选择了早上从北京起飞的航班,按照计划他在落地中转机场后,还有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转机。

不巧的是,由于天气原因,李先生所乘坐的飞往中转机场的航班延误了两个小时,当他落地中转机场时,下一个航程的航班已经开始登机。

李先生告诉记者,如果中转机场可以提供中转联程服务,那样他不需要离开隔离区,就可以直接去下一个航班的登机口进行登机。但中转机场却拒绝了他的要求,让他必须先出隔离区,重新进行安检后再登机。

“结果当我重新安检进入到隔离区时,眼见着第二个航段的航班挂出了停止登机的牌子,就在我眼前关闭了机舱门。”李先生无奈地说:“无奈之下我只好重新买机票,选择了另外一个航班去目的地开庭。但我作为一个律师,居然都找不到什么法律依据来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我明知道一定是机场方面和航空公司在衔接方面出现了问题,但我都不知道我是该起诉航空公司还是该起诉中转的机场。作为一个律师我都如此的为难,那么作为一个普通人将会面临何种的困境那是可想而知的了。同时我更担忧的是,如果我起诉了中转机场,那么作为机场所在地的法院是否会偏袒当地的机场,毕竟当地法院的法官们也需要从这个机场乘坐飞机。而如果我起诉航空公司,法官又是否能理解航空公司所提出来的那些专业术语呢?他们能审理明白吗?”

航空法律专家张起淮: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专家,北京航空法学会发起人,中国政法大学航空与空间法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民航大学、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等多家院校客座教授,代理马航MH370事件、理釜山空难,以及包头空难、盘锦空难、伊春空难、淮北空难等中国境内多起空难案件。

多家民用航空公司常年法律顾问,世界首例空难引发的水污染赔偿案代理律师,嘉峪关机场拒载案、敦煌少年坠机案、昆明攀机案、国内首起飞机走私案、厦航拒载“黑名单”第一案代理律师。

航空资讯  news.aerohome.com.cn

本文链接地址:航空法专家上书全国人大 建议设立航空法院

来源:航空之家,欢迎分享(微信公众号:aerohomecomcn)
评论专区
  • 昵 称必填
  • 邮 箱选填
  • 网 址选填
◎已有 0 人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