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航班黑客"进军假日市场 抢低价机票

325 人阅读 | 时间:2019年04月29日 23:01

寒冬中,我在柏林的一家咖啡店浏览电子邮件。此时我收到了侄女一家来自阳光灿烂的悉尼的WhatsApp视频通话。我漫无目的地思考自己能否加入他们。毕竟,我在哪里都能工作。

几家主要航空公司四位数的机票价格几乎让我的旅行计划泡汤,但是中国国航(Air China)提供505英镑的伦敦飞悉尼的机票。我买了一张,几天后已经在尽情享受沙滩时间。

我对这笔交易很自豪,直到最近我去了巴塞罗那,在那里两位年轻男士礼貌地表示我似乎多付了钱。

“差不多在那时候,中国国航的预报出了错。”杰克·谢尔登(Jack Sheldon)告诉我,“因此,几千人买到了大概400英镑的悉尼往返票。”

谢尔登和他的同事菲利普·温特曼托(Philip Wintermantle)在巴塞罗那经营一家线上服务,杰克航班俱乐部(Jack's Flight Club),给他们7.5万名年付35英镑的订阅者以及120万名试用者提供折扣机票的建议。

他们服务的市场是旅行市场的一个有趣变种——人们不以特定的目的地决定行程,而是以旅费决定。一对老夫妻曾告诉我,在1960年代,他们会在周五下午去希思罗机场,买一张随便去哪儿的便宜机票。但如今我没见过这个。

机场出行

鉴于我的澳大利亚之行棒极了,我觉得我也能成为一名现代的随机旅行者,并加入了杰克航班俱乐部。我之后收到的抓人眼球的折扣包括462英镑的伦敦马达加斯加往返票、283英镑飞曼谷的机票和301英镑飞温哥华的机票。

好奇心使我再次与该公司会面,想知道他们怎么系统化对随机折扣的寻找。知道自己想去悉尼并无意中找到一笔好折扣是一回事,但为不特定的目的地寻找低价诱人的机票听起来困难得多。

这些最后大甩卖的机票是真正待发现的钻石原石,也被叫作“错误票价”。谢尔登创建该业务的灵感之一就是他曾以112英镑买到的伦敦到巴厘岛(Bali)往返票。

看起来,寻找反常的飞机票价是所剩不多的人类智慧胜过机器学习的堡垒之一了。互联网是这项生意的基础——没了互联网,他们几乎不可能做到——但是人类的聪明才智、好奇心和洞察力才是秘密武器。“我们现在有到位的系统,每天全天候查找低得不寻常的票价,”温特曼托解释道,“但仍需要不少人类的知识判断。”

“我们是航班黑客。我们开发了算法来告诉猎手价格波动,但是这和辨别出合意的优惠是两码事。一笔好折扣不止包括低廉票价。会员的满意度推动我们的收入。”

我开始询问这个专业负责安排低价旅行的新领域中的其他公司,他们大多为千禧一代服务,并和杰克航班俱乐部使用相同的方法。

柏林的假日海盗(Holiday Pirates)自2011年开始售卖折扣包价旅游,它去年交易额达到了4.25亿欧元。

“过去两年来,我们猎手的工作是半自动化的。”首席执行官戴维·阿姆斯特朗(David Armstrong)说道,“但本质上,因为他们对好的折扣和票价嗅觉灵敏,他们仍然人工搜寻。当机器人找到一些东西时,人类评估它们。我们正努力开发机器学习来做这项评估,但是我们永远需要人类。机器只是让这个商业模式变得更有扩展性。”

同样主题的一项不寻常服务来自于阿姆斯特丹的Srprs.me(即“给我惊喜”)。在创立以来的五年里,它已经售出了11.1万份折扣假期惊喜产品,并且目标是今年为4万旅行者服务。他们的噱头在于你只有在到达机场时才会从一张刮刮卡上得知要去哪里。飞机

“我们自动化的东西越来越多,”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雷蒙德·克洛普斯马(Raymond Klompsma)说道,“但是这仍然全然在于人工,技术永远不应该独自运作。我们都用它,但是人的因素是决定性的。”


文章来源:航空之家,欢迎您分享
【飞机 https://mall.aerohome.com.cn/】【飞行汽车 http://www.flycar.com.cn/】
评论专区
  • 昵 称必填
  • 邮 箱选填
  • 网 址选填
◎已有 0 人评论
搜索
作者介绍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