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之家

把UC卖给马云赚300亿,再次创业又被美国特斯拉盯上

179人参与 |时间:2021年12月30日 09:21 |百度已收录

互联网时代,不缺一夜暴富的神话。

可富了之后,嫌钱扎手、要自讨苦吃的人,就很少见了。

有这么一个人——

  • 19岁,立下壮志,要在40岁前实现财务自由;

  • 37岁,他从马云手里套现300亿,成为百亿富豪;

  • 40岁,他又砸下全部身家,一切从零开始,跨领域创业。

这还不算完。

再次创业的他,很快又被美国的“行业老大”特斯拉盯上。

甚至引来对方的律师函,要彻查这家刚刚起步的中国科技公司。

他,就是曾经的UC创始人,如今的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

有人说,何小鹏的二次创业,就是一场“富人的凡尔赛”。

  • 一边喊着“财务自由太空虚”;

  • 一边弄个公司哄自己开心。

实际上,如果为了消遣,何小鹏大可不必挑“新能源”这只扎嘴的螃蟹。

造车是个苦差事,已然是业界众人皆知的秘密。

而早在入行前,老大哥雷军也警告过何小鹏:做好“吃苦”的准备!

  • 不仅是从公务舱到经济舱的物质条件降低;

  • 更是从互联网到实体制造的思维蜕变!

0b55b319ebc4b74581a2c0389c80b81e8a82156b.jpeg

所以,到底是什么,让富豪何小鹏义无反顾地“自讨苦吃”?

他又做了什么,以至于引来特斯拉没完没了的炮轰,甚至要和他对簿公堂?

如果,你也曾期待在40岁前实现财务自由,也想体验一把“钱多事少的空虚”,就不妨跟我一起,走进何小鹏的创业故事,看看他是如何一次次挑战极限,走上巅峰的吧!

a5c27d1ed21b0ef4886ce9c68ab8f7d380cb3e23.jpeg

01 人生的路很长,关键却只有几步

1977年,何小鹏出生于湖北黄石,父母都是普通工人。

和所有工薪族一样,小鹏的父母一边努力打工赚钱,一边倾尽全力给儿子提供好的教育。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希望儿子能好好读书,将来找个好工作,然后娶妻生子,安稳地过好这一生。

可俗话说,儿大不由爷。

1995年,何小鹏如愿考上了广州的华南理工大学。

在去学校的路上,他“遇到”了改变自己一生的“女人”。

那是何小鹏第一次坐飞机。

窗外云涛翻涌,美不胜收,却没能引起何小鹏的关注。

彼时,他的所有注意力,都被身边的一本书吸引了。

事业有成、香车豪宅、上千万的存款……书中一个个“触目惊心”的字眼,直把这个从工薪家庭出来的孩子,暴击得找不到北。

就这样,那个书中的中年外国女人,无意间成了何小鹏的第一个奋斗目标。

“对一个学生来说,那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数字,简直就是人生巅峰了!从那时起,我就给自己定下了第一个人生目标,在40岁前做到财务自由。”

其实,中年前挣到足够多的钱,然后随心所欲地过完人生下半场,又何尝不是每个人的梦想?

怎么偏偏是何小鹏做成了?

到了大学,何小鹏深知只擅长读书,绝不可能做到40岁前的财务自由。

他便在学业之外,不放过任何一个锻炼能力的机会:积极参加各种社团活动,争当班干部,兼职几份校外工作……因为性格内向、不善表达,他一口气买了一堆有关演讲口才的书,看完之后就到电脑城去当促销员,逼着自己打磨提升沟通交流能力。

任何成功,都不是“梦想”出来的。

抱最大的希望,尽最大的努力,持最好的心态,做最坏的打算,才是一个成事者应该有的样子。

转眼到了毕业季。

辅导员带着一批大四生去实习单位参加面试:“今天安排的是两家国企和一家私企,你们想去哪家公司,就在公司门口下车。大家可想好了,下了车就不能去下一家了。”

很多同学都瞄准了“国企铁饭碗”:“听说,在国企,连讨老婆都有优势。”

可谁知,到了私企亚信集团的门口,何小鹏头也不回地就跳下了车。

真正的稳定,不是你在这家公司有饭吃,而是当你足够强大后,走到哪里都有饭吃!

1999年,中国互联网尚处蛮荒时期。

大洋彼岸的纳斯达克指数,已经从2500点飙升至5000点,而国内的互联网用户才仅有210万。

那时人们口中的“互联网”,和今天的“人工智能”差不多:听过的人多,见过的人少。

而学计算机的何小鹏非常清楚:中国互联网急需一把火种,将这团星星之火引燃,进而燎原。

所以,他才会义无反顾地选择“少有人走的路”,加入有着“互联网建筑师”之称的亚信集团。

也正是何小鹏的这一跳,将自己推出了原有轨道,跑上了人生快车道。

只是,谁也没想到,何小鹏口中的“风口”,会来得如此迅猛!

02 两年,一套房

入职亚信的何小鹏,一如大学时期般饥渴: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学习知识、锻炼技能的机会。从开发到运营,再到客服……互联网的所有岗位,他统统做了个遍。

至于能拿到多少工资,“一心想财务自由”的何小鹏,反而没太在意。

而惊喜,往往就孕育在这种周而复始的枯燥中。

一年后,正在埋头苦干的何小鹏,突然收到“一张纸”:“咱们公司上市了,这是给你的股权协议书。”

什么意思呢?

也就是说,刚上班两年,年仅23岁的何小鹏,已经拿到了3万美金,妥妥地能回老家安家立业了!

父母也想让他赶紧兑现股权,回家过安稳日子。

然而,他可是“要在40岁前实现财务自由”的何小鹏呀!

又怎会在事业刚有起色之时,轻言放弃呢?

所以,你看,很多时候,我们之所以变得平庸,不是因为眼界、能力,而是太容易放弃,太容易与世界妥协。

其实,只要再坚持一下,你与梦想的距离,就会有质的飞跃!

然而,如愿留在亚信的何小鹏,却没有想象中快乐。

03 打工,真耽误赚钱

随着时间流逝,何小鹏的互联网玩得越来越溜,心里却越来越虚。

特别是看到老板五位数的工资单,再看自己每个月到手的几千块钱,何小鹏决定:不能再耗下去了。

职场的天花板肉眼可见,不能等到“顶上”的那天,再想出路!

于是,在亚信干到第四年,何小鹏还是辞职了。

只不过,他没有变现股权,更没有回老家,而是说服同在亚信的师兄梁捷,两人跑到北京合办了UC优视。

“我创业的动机很简单,就是出于‘贫下中农’的‘嫉妒’。”

说白了,第一次创业的主题,永远是赚钱。

而要想赚到钱,第一步得能“活下去”。

扒拉扒拉自己会做什么,再看看客户需要什么,何小鹏决定从老本行“邮箱”开始做起。

UCMail应运而生,主打手机邮箱业务。

可这毕竟是老东家的强项,弱小的UC根本不是对手。再加上当时,人们更习惯用短信联系,在手机上收发邮件的接受度,非常低。

一出手,何小鹏就被打败了。

然而,万事都有两面。

虽然没做成UCMail,何小鹏却因此结识了一位创业路上的贵人——丁磊。

众所周知,网易创始人丁磊,也是做邮箱出身。

而且,当初要不是徐新在关键时刻拉了他一把,恐怕就没有后来的126、163免费邮箱了。

2004年,新任中国首富的丁磊,成为中国IT十大风云人物候选人。一起入选的还有杨元庆、陈天桥、李东生、黄光裕、雷军、任正非、李彦宏、田溯宁、梁建章、张朝阳、马化腾、周鸿祎、马云……

其中的田溯宁,正是何小鹏的前东家——亚信集团老总。

听说从亚信出来了两个小伙子做手机邮箱,丁磊非常感兴趣,便约何小鹏出来喝酒。

看着对面“没钱、没地、没资源”的创业者,丁磊仿佛看到了几年前的自己。

也许是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丁磊豪爽地拍出了80万:“不要股权,就是单纯的个人借款。”

“另外,网易的服务器也借给你们用。我常年在广州,北京的办公室总空着,你们就去那办公吧。”

大概,丁磊自己都没想到,他的一个无心之举,竟催生出了一个“全球第二大浏览器”。

拿到钱的何小鹏“船小好调头”,转身又做了UCWAP,主打手机浏览业务。

这一次,他们先是分析出了当时手机WAP的诸多问题,像什么速度慢、内容少、与网络不同步……然后针对这些痛点,采用手机终端和网络服务器混合运算的方式,最终打通手机和PC端的互联。再加上智能机的普及,用UCWAP上网,迅速成为大众新时尚。

仅一年时间,UC的注册用户超过100万,服务器也从原来的1台扩展到50台。

不仅如此,何小鹏还成功拿下了,中国移动全国手机办公系统的项目。

UCWAP的未来,一片光明!

然而,正准备大干一场的何小鹏,突然发现:80万花完了!

有些事,来早了不行,来晚了也不行,必须刚刚好。

彼时,金山老总雷军,刚把手上的卓越网以7500万美金卖给了亚马逊。而何小鹏在网易办公室的“邻居”李学凌,又恰好认识雷军的老友俞永福。

一开始,李学凌是想把何小鹏介绍给俞永福,让这位联想投资的副总裁帮帮这位老弟。

可没想到,UC项目没通过决策会,被联想投资给否了。而俞永福又非常看好UC,才去找了雷军。

“雷哥,你现在手上有钱,我正好有个好项目,能让你以后在家里躺着赚钱。”

听完俞永福的介绍,雷军也很爽快:“你去UC,我就投。”

要知道,当时UC的账上一毛钱都没有,何小鹏和梁捷几乎每个月都要出去借钱。

但凡一个正常人,也不会扔了“副总裁”,往UC这个火坑里跳。

所以,俞永福凭啥要冒这个险呢?

原来,从创建以来,UC的高层一直只有创始人,没有CEO。

何小鹏很清楚自己的强项在于做产品经理,而梁捷则是百分百的技术大佬。

两个人谁也没有做CEO的天赋。

恰好,在投资界摸爬滚打多年的俞永福,想亲自上手做个企业。

再加上雷军的“苛刻”条件,三方一拍即合!

就这样,俞永福带着400万资金,做了UC的一把手。

这笔钱,也成了雷军最成功的一项投资,8年的时间翻了千倍。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有了懂管理,懂资本的俞永福;想法多,执行力强的何小鹏;踏实,擅长技术研究的梁捷,UC优视开始一飞冲天!

从JAVA到塞班,从塞班到安卓,从单工具到多工具,从多工具到工具与内容的组合……产品能力过硬的何小鹏,几乎主导了UC的每次转型,并且大获全胜。

UC的用户也瞬间突破4亿,一度成为“手机上网”的代名词。

而俞永福,则是连续15个月对团队进行扩充,运用高超的资源整合能力,一口气收购了十几家大小公司。

“今后,市场不会再谣传UC被谁收购,只会有UC收购了谁!”

2013年,俞永福勇猛放言。

谁也没想到,一年之后,他就被强势打脸。

04 有钱人的烦恼

俗话说,树大招风。

逐渐成为移动互联流量担当的UC,被越来越多的资本盯上了。

其中实力最强的,当属阿里巴巴。

在一系列资本运作后,UC的最大股东,已然变成了阿里巴巴。

眼看着自己的“孩子”改了姓,何小鹏做了一个既残忍又智慧的决定——他要把UC卖了。

与其眼睁睁看着公司被资本蚕食,不如果断套现离场。

就这样,2014年,阿里巴巴以300亿的价格,买下了UC优视,成为当时中国互联网史上成交价最高的并购案。

这一年,何小鹏37岁。

当年飞机上那个“异想天开”的少年,在十年创业后,真就梦想成真了!

从放弃国企去亚信,到不计回报地汲取营养,再到果断辞职创业,何小鹏这一路走来,并非一帆风顺,但却有迹可寻。

敢于梦想、冷静分析、大胆行动,再加上那么一点点运气,成功,就近在眼前!

然而,就像一个长期埋头往前冲的人,突然发现到了终点。在一次电视采访中,何小鹏的脸上毫无胜利的喜悦,反而满脸愁容地表示:自己很“痛苦、空虚、彷徨,不知道下个目标是什么。”

他曾跟风买了远洋游轮,但一共也没开过两次。

而有次和俞永福去吃7元快餐,怕被认出来,两个人对着墙偷偷吃完,反而特别开心。

真是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

难道说,人越有钱,越对花钱没有兴趣?

至少,这个看似乏味、爱好有限的互联网新贵,是这样的。

UC被收购两天后,特斯拉老总马斯克,在Tesla网站上宣布:将免费公开特斯拉的所有专利。

这让刚刚卸任的何小鹏看到了新的希望。

他断定,中国电动汽车市场,必将成为未来的新风口。

所以,有钱有资源的何小鹏,就这么一头扎进造车领域了么?

事情,并没有想象得那么简单。

05 中国的特斯拉

将UC卖给阿里巴巴后,何小鹏并没有与UC一刀两断。而是留在阿里巴巴,担任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游戏董事长等职位。

在发现了“造车”新机会后,他更是第一时间向公司高层建议起草新项目。

然而,一直做线上运营的阿里,认为贸然做实体制造太大胆,就把何小鹏的建议给否了。

但,何小鹏并没有死心。

他又拿出了当年在亚信的饥渴,一边学习阿里巴巴的管理、运作模式,一边开始做天使投资。

而他唯一投资的对象,就是后来的小鹏汽车。



2014年底,小鹏汽车在广州正式成立,联合创始人有3个:夏珩、何涛和杨春雷。

夏珩,清华大学汽车工程专业的高材生。毕业后加入广汽传祺,参与了传祺诞生的整个过程,是真正从0到1做出量产车型的人才。

可以说,夏珩在广汽是前途无量,可不知哪阵风,把何小鹏给吹来了。

何小鹏对夏珩说:“我想搞个团队,造出‘中国的特斯拉’,让中国人能开上自己的电动汽车。”

这个想法打动了夏珩,考虑再三后,他毅然离开了广汽,与两位好友办起了小鹏汽车。

此时,何小鹏只是小鹏汽车的天使投资人,同他一起“入坑”的,还有李学凌、俞永福等几位互联网大佬。



时间来到2017年2月,何小鹏的儿子出生了。

在家抱娃的他,突然接到一通电话:“制造业升级,出行行业升级,已经大势所趋。你再不出来,窗口期就没有了!”

放下电话,看着怀抱中的儿子,何小鹏突然体验到了中年危机。

“我应该做件不一样的事情!”

半年后,在UC13岁生日当天,何小鹏正式离开了阿里。

张勇问何小鹏:第二次创业,打算全身心地投入多久?

何小鹏坚定地回答道:All in十年!

“创业一轮回,苦辣酸甜咸,归来还是少年!”

离别之际,何小鹏在社交网站上,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再次复出的何小鹏,早已不是当年坐在丁磊对面,要啥没啥的少年。

而是一位在互联网圈、投资圈、汽车圈都有着丰厚人脉的大佬级人物。

2个月后,小鹏汽车成为中国首家拥有资质的互联网造车企业,拿下国内首张“新能源汽车”绿牌。

4个月后,首款量产车G3正式上线,成为当时市场上最早实现量产的电动汽车。

一年后,带着20亿融资,何小鹏又挖来了前特斯拉Autopilot机器学习负责人谷俊丽、前一汽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刘明辉、前马自达汽车设计师赵谦、摩根大通亚太区投行主席……等等众多人才。

2021年,小鹏汽车更是一举拿下国产品牌的全年销量冠军。

当初UC的辉煌,隐约可见!

然而,成绩的背后,不光有鲜花掌声,还有来自各方的种种阻挠与刁难。

2019年年初,特斯拉一纸诉状将小鹏汽车的“感知主管”曹光植告上法庭。

理由是曹光植曾任特斯拉高级工程师,有代码剽窃的嫌疑。

随后,在“曹光植是否违规”的问题上,特斯拉与小鹏多次发生争执。

在一份声明中,何小鹏怒斥对方的所作所为,是对年轻竞争对手赤裸裸的霸凌!

当然,小鹏也不会坐等被欺负。

在特斯拉Model 3进入中国时,何小鹏第一时间发文表示:Model 3不带自动驾驶,毫无竞争力。等小鹏P7出来,肯定会碾压特斯拉!



2020年11月,在小鹏P7上市发布会当天,马斯克又隔空喊话,暗示小鹏汽车涉嫌技术抄袭。

面对这种公然挑衅,何小鹏没有用团队准备的公关稿,而是直接在社交平台上回应到:

明年开始,在中国的自动驾驶你要有思想准备被我们打得找不着东,至于国际,我们会相遇的。

2021年12月,在一档电视采访中,记者再次问起了特斯拉与小鹏的关系。

何小鹏大方地表示:小鹏汽车与特斯拉既是友军又是对手。

他认为,特斯拉是行业里很好的标杆,两家的产品风格比较像。但至于人(特斯拉CEO马斯克),“我和他的风格完全不像”。



无疑,这场与特斯拉的隔空交锋,对方的目的只有一个:拖慢小鹏汽车的发展进程。

而何小鹏,也必将面对更严峻、漫长的创业考验。

毕竟,新能源汽车的战场刚刚铺开,最终花落谁家,谁都无从知晓。

不过,随着先后在纽交所、港交所上市,相信在未来的电动车市场中,必将有小鹏汽车的一张门票。



06 尾声

有一天,2岁的儿子找何小鹏要玩具。

何小鹏顺口说了句:爸爸没钱。

“那我就自己去挣。”

“你怎么挣?帮妈妈洗碗吗?”

“去爸爸那里造车!”稚嫩的童声,响彻满屋。

在拥有了财务自由之后,何小鹏,终于又迎来了自己的人生自由。



人生苦短,探索不止。

对何小鹏这种“挑战自我,不枉此生”的勇气,你又是怎么看的呢?

来源:航空资讯 | 航空之家 | 飞行汽车, 未经原创作者航空之家书面授权,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链接或以其他任何方式复制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在获得书面授权使用航空之家内容时,须注明作者及来源 “航空之家”。如非法使用航空之家的部分或全部内容的,航空之家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航空之家官方唯一QQ号:2926969996)

本文地址:http://news.aerohome.com.cn/post/2508.html

有好的文章希望我们帮助分享和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 0 人评论,请发表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