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北京PKX要来了 机场代码背后的故事你知道吗?

1651 人阅读 | 时间:2019年03月09日 22:10

前两天国际航线数据库的系统上显示,北京新机场的“三字码”已经正式被定为了“PKX”。

至此,北京新机场的三字码和四字码都已经确定,校飞亦已完成,只等内部装修,各单位进驻,国庆节前开业迎客了。

IATA官网上可由PKX三字代码查询到大兴机场

IATA官网上可由PKX三字代码查询到大兴机场IATA官网上可由PKX三字代码查询到大兴机场

以后,你在北京新机场坐飞机时,肯定会注意到登机牌上醒目的“PKX”三个字母。但这个代码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今天我们来说一说。

机场三字码是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nternational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简称IATA)管理下的机场代码。IATA是一个半官方的机构,总部设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

因为飞机经常从一个国家飞到另一个国家,诸如时间方案、机票格式、结算规则等各种信息都需要跨国协调才行,所以IATA的作用很大。

如果你还用过“纸质机票”的话,那个机票格式就是IATA订立的,全世界都使用它。

早期纸质的IATA机票,甚至没有中文姓名早期纸质的IATA机票,甚至没有中文姓名

在IATA的管理协调下,世界各国民航机场大多有了三字码。

为了便于记忆,三字码多半是城市的缩写,例如北京是PEK(取自英文Peking),上海是SHA(取自英文Shanghai)。

在美国,机场的三字码甚至融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人们口中的LAX就是洛杉机,LAS就是拉斯维加斯——你在美剧中应该常常能够听到。

但是当一个城市有了第二座机场时,就不能这么干了。替代的方案是使用机场名称而非城市名称,例如上海浦东机场的三字码是PVG,纽约肯尼迪机场的三字码是JFK,曼谷廊曼机场的三字码是DMK等等。

用机场名字做三字码也还算好记,然而随着机场越修越多,重复率越来越高,能供新机场使用的“响亮好记”的三字码自然也越来越少。

我国民航业起步较晚,因此有些城市的三字码看起来跟城市和机场没有任何关联。例如郑州新郑机场的三字码叫做CGO,贵州黎平机场的三字码叫做HZH——部分人就会感觉摸不着头脑。

当然,我国多数机场的三字码还是有联想性的,例如南苑机场是NAY,绵阳机场是MIG。

因为全球几乎所有订票网站都支持三字码查询,所以便于记忆的三字码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

登机牌上的三字码标明了起飞和到达机场登机牌上的三字码标明了起飞和到达机场

重复的三字码当然不存在,但过于相似却很容易出问题。比较著名的是银川河东机场的INC与韩国首尔仁川机场的ICN,因为发音和三字码都极其相似,在境外订票时经常会造成困扰。

英文里有一些单词由三个字母组成,所以三字码也带来了一点点趣味。

例如美国奥克兰的机场三字码是“OAK(橡树)”,秘鲁胡里亚卡机场三字码是“JUL(七月)”此外还有苏丹栋古拉市的机场叫“DOG”,布基纳法索一家机场叫“BOY”等等。

我国位于琼海的博鳌机场也很有意思,三字码叫做“BAR(酒吧)”。实际上那个机场总有政要和军机光临,实在不是一个喝酒的好地方。

虽然机场信息牌显示的是城市名,但业内人士更多的是记各个机场的代码虽然机场信息牌显示的是城市名,但业内人士更多的是记各个机场的代码

并非所有机场都要加入IATA,不参与国际运输的机场完全可以不申请三字码。当然,那样的话,外国人也就没有办法购买这座机场的“联程机票”了。

在世界范围内,有一个比IATA还要大的民航组织,叫做ICAO(International Civil Aviation Organization, 国际民航组织),这个组织也给每个机场制定了编码。

ICAO编码使用四位英文字母,业界俗称“四字码”。

与“三字码”不同,“四字码”主要在用于飞行和导航。例如民航业内的各种简讯电报和气象信息等都使用四字码表述机场。对飞行员来说,记住常用机场的四字码是一项基本功。

为了便于记忆,ICAO给各国按字冠分配机场四字码。英文字母只有26个,所以只有地域广大的国家才可以独享一个字母,加拿大分到了“C”,前苏联拿到了“U”,美国拿到了“K”,中国与朝鲜和蒙古共享“Z”。英国用“EG”,法国用“LF”,德国则比较倒霉——有一半的机场都“ED”。

法兰克福机场的四字代码为EDDF法兰克福机场的四字代码为EDDF

在这个方案之下,各国都编制了自己的方案,为主要民航机场落实了ICAO编码。

就算有些机场不参与民航运输,但只要参与全球的飞航体系,允许他国航空器备降,所属国民航管理部门也给该机场分配四字码。

两套机场编码记起来有些费劲,美国很早就明白这一点。所以美国人很霸气地将IATA编码前面加上“K”,就完成了自己的ICAO编码建设。因为它独占了“K”字头,因此不会与别人重复。

同样这么做的还有加拿大——有人说加拿大利用自己是IATA和ICAO总部所在地的优势独占了“C”。但这也没办法,谁让人家面积就是大呢!

同样独占字母“U”的苏联采用了另外一套办法。可能是因为社会主义国家比较重视“等级制度”,所以苏联依境内的11个“民航片区”规划四字码,每个片区核心机场的后三码使用重复字母以显示“领导地位”。在每个片区内,重要的机场重复后两个字母,普通的机场则后两码不重复。

莫斯科目前有四座民航国际机场,四字代码前两位是UU,后两位分别是DD、EE、WW、EW莫斯科目前有四座民航国际机场,四字代码前两位是UU,后两位分别是DD、EE、WW、EW

这个办法的缺点是需要死记硬背,例如“UAAA”是阿拉木图,“UACC”是阿斯塔拉——完全没有联想性。(注:那个时候哈萨克斯坦还属于苏联,而且首都在阿拉木图)。

但优点也很明显,那就是飞行员凭借代码便知机场是大是小,因为通常情况下核心机场不仅设施完善,而且跑道又长又宽,又硬又厚!

这在紧急情况下可能很有用,例如在寻找迫降场的时候。比如说,因为“UUDD”是“UUDL”的领导,相同距离的情况下那就马上决定去UUDD迫降好了,那儿的跑道肯定比UUDL更长。

相比之下美国的方案,就算是“KBIG”,说不定跑道只有800米呢?!

事实上,世界上很多国家都使用“尾部重复”的办法表示机场级别。

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都是如此。例如东京成田机场是RJAA,首尔金浦机场是RKSS,吉隆坡机场是WMKK等。就连伦敦希斯罗机场,其四字码也是EGLL。

当然,有些城市新建了更大的机场,但因为旧机场并没有关停,所以只能使用“看上去级别较低”的四字码。例如上海浦东机场是ZSPD,首尔仁川机场是RKSI……这个就只能靠死记硬背了。

北京大兴机场效果图北京大兴机场效果图

建国初期,我国的民航体系全面向苏联学习,完全地继承了“片区+尾部重复”这一套命名方案,所以ZSSS是上海(虹桥),ZGGG是广州,ZUUU是成都。

而且各“片区”的机场都遵从“上级领导”的前两码,例如杭州是ZSHC,桂林是ZGKL,重庆是ZUCK……等等。

英文里四字母单词比三字母多了很多,这也给机场四字码留下了更多的搞笑空间。

去年底北京新机场四字码公布的时候,业界立刻就多了很多段子。因为大兴机场的四字码竟然是“ZBAD”——其后三个字母是“BAD(坏了)”——对以“严肃”著称的中国民航来说,这个代码有一点点意外。

当时很多人开玩笑说,难道三字码真的要申请“BAD”?哈哈,当然不会,是“PKX”!也许理解为“PeKing Xing International Airport”,会更容易记忆吧。

最后提个小问题,如果“FACT(事实)”机场是南非开普敦的话,那你知道“FOOL(傻子)”机场是哪一座吗?私人飞机超市


文章来源:航空之家,欢迎您分享
【飞机 https://mall.aerohome.com.cn/】【飞行汽车 http://www.flycar.com.cn/】
评论专区
  • 昵 称必填
  • 邮 箱选填
  • 网 址选填
◎已有 0 人评论
搜索
作者介绍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