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旅客挂点滴乘机 机长拒飞晚点7小时!机场为何同意

103 人阅读 | 时间:2019年05月28日 23:02

5月24日,昆明航空由昆明飞往成都的KY8291次航班延误7个多小时,只是因为一名病人欲搭机去看病,但机长发现病人后拒绝起飞。

据媒体报道,当天一名五十多岁的重症病人想前往成都就医,在机场一路顺利安检,走绿色通道登机,该患者登机时挂着点滴,且鼻子上也有插管。但在所有人登机后,机长发现此乘客的情况,因担心乘客在高空中发生危险,拒绝起飞。

此后机长乘客间展开拉锯战,机长要求乘客下机,表示不下机我就不飞,乘客则拒绝。

在这个过程中,机场方面两次派出医疗团队,为乘客检查身体,诊疗结果则是乘客可以出行。但机长依旧坚决表示,“这个责任他是不担当的”。

最终僵持5个多小时后,同机旅客报警,在民警劝说下旅客及家属下机,航企请救护车送旅客去成都。涉事航班于凌晨3点抵达成都,晚点7个小时,航企方面为每位旅客赔偿了200元。

同机旅客表示,在此前旅客机长争执过程中,航企允许旅客改签第二天的航班,但食宿自理。

吊瓶挂在了行李架附近

事件曝光后引起较大争议,同机旅客在采访时称,当时乘客也分为两派支持生病旅客和机长。

不过这个事情真的只是机长和旅客间的争议吗?

在我们看来,此事本不至于闹到航班晚点7小时,而且除机长外,航企及机场等方面在事件中扮演的角色也值得关注。

首先需要承认,在空中打点滴和插管的确有风险,而且根据民航法规机长有机上事件的最终决定权,因此机长要求病人乘客下机并无不妥。但是这里有几个问题:

第一,昆明航空是否知道要承运这么一个特殊旅客,又是否通知了机组?毕竟这个旅客在值机、安检、登机过程中都没有遇到阻拦,而且走了绿色通道提前登机。

旅客身体情况不适合承运的话,应当在登机值机阶段就予以拒绝。而如果适合,那昆明航空理应提前和机组沟通特殊旅客事宜。

换位思考,如果昆明航空地面人员同意这名旅客登机,机长又临时要求旅客下机,的确会引发旅客不满。

假设昆明航空不清楚,那旅客又是怎么携带输液工具通过层层安检。机场是不是没有核实清楚就放行了?

旅客挂点滴乘机 机长拒飞晚点7小时!机场为何同意旅客表示,机长拒绝起飞

第二,机长要求旅客下机后,机场方面理应配合机长请旅客下机,但昆明机场地面则是两次派出医疗团队,证明旅客适合搭机。

地面医疗团队的证明与机长的职责“打架”这该怎么处理?

《民航法》明确说明:机长在其职权范围内发布的命令,民用航空器所载人员都应当执行。这时候旅客不执行,机场医疗团队的证明是不是在帮旅客劝机长,削弱了机长的权威。

第三,警察为何来得迟?根据媒体的报道,是同机旅客在等待5个多小时后报警,警察才出现劝说旅客下机。在旅客报警前,机组和航企都是否有联系警察来和旅客沟通?

按理说,当时机内秩序已经受到破坏,航班无法正点起飞,机组或航企是有权要求地面警方介入的。

如果一直不通知警方,生病旅客和机长航企两边在机上边吵架边沟通,多少有点不合理。

旅客挂点滴乘机 机长拒飞晚点7小时!机场为何同意网络上对机长的支持还是比较多

总的来看,这件事情最终结果是生病旅客、正常搭机旅客、航企多方利益受损。

现在许多的网友关注重点都是机长和旅客谁有理,但在我们看来更应该关注生病旅客和机长间的博弈是如何发生的。

飞行器上吵了5个小时,航班也延误了7个小时,是不是航企与特殊旅客间的博弈影响了全体旅客的权益,而为何机场会同意旅客乘机,机长的权威又为何无法保证呢?

由于媒体报道中细节的缺失,我们也无法判断对与错。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事情在发生前和发生过程中就有很多可以减少损失的方式,但很遗憾,显然各方都没有做到这一点。

中国民航发展较快,特殊旅客试图搭机也肯定不是孤立事件,希望航企和机场也早点有自己的方案,减少类似事件发生的可能。


文章来源:航空之家,欢迎您分享
(飞机超市 https://mall.aerohome.com.cn/)
评论专区
  • 昵 称必填
  • 邮 箱选填
  • 网 址选填
◎已有 0 人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