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之家

从滑翔新手到老鸟,他只用了一年的时间

817人参与 |时间:2018年09月04日 23:13 |百度已收录

覃昌军

年龄:43岁

职业:从事外贸生意

初次飞行:2004年

飞行次数:1000+

飞过的地方:广州、佛山、深圳、惠州、珠海、清远、阳江、台山、中山、潮州、韶关、广西、云南、湖南、福建、河南、河北等地。

滑翔伞爱好者在下川岛飞行

九月已至,滑翔伞运动爱好者也迎来了滑翔的最佳季节———秋天。每每到秋季,佛山的滑翔伞运动爱好者每周末都在等好天气,以伞为翼,偷窥天堂的美。佛山市航空运动协会副会长、滑翔伞分会负责人覃昌军是一名“骨灰级老鸟”,从2004年起接触这项运动,至今飞行次数累计超过千次。

据覃昌军介绍,目前佛山约有30位滑翔伞运动爱好者,时间倒回至2004年,他在佛山都没办法找到同好。天空到底有什么吸引着他坚持飞行?

滑翔伞运动达人爱做飞行梦

“你小时有做过这样的梦吗?”记者在佛山市航空运动协会见到了覃昌军,身形修长且有着一身小麦色肌肤的他问道。他所说的梦是这样的,在梦里面,自己可以脱离地球引力,一跳就能跳到树枝上,树枝慢慢下沉时,轻轻一跃又能借助树枝的弹力继续往上飞、往更高的树枝上飞去。在他看来,不少人都做过类似的梦,不同的是,从他记事起至今,他仍常常做这样的梦,“像是某种力量在召唤我。”

而且,他把自己的梦变成了现实。在一次出国旅游的途中,在去看阿尔卑斯山的天鹅堡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空中突然飘出了一片小东西,他问导游才知道那是滑翔伞,不一会儿又飘出来了一个,而且越飘越高。

“原来还可以这样子!当时回国就去找俱乐部、找教练。”他的第一次空中飞行是在惠州的大亚湾,是在2004年。

对新手而言,突破第一次的恐惧比较难。“当时教练跟我说用力拉,我哪里敢,万一伞被我拉塌了怎么办,就只拉一点点。”如今当了教练的他,则会对新鸟说,要建立对伞具的信心。

从新手到老鸟,他只用了一年的时间

“一般从新手到老鸟需要三年时间,要常飞,是一点点熬出来,一点点锻炼出来的。”覃昌军提到,这项运动是需要跟着老鸟一起去飞的,需要聚在一起飞,听老鸟分享经验,通过这样的飞行活动,新鸟才能向老鸟学到东西。但最初开始接触滑翔运动时,覃昌军在佛山不太能找到人一起飞,“当时广州、佛山常飞的爱好者加起来只有4个,就经常约一起飞。”

2006年,教练说,高明皂幕山能飞,于是,他们便到皂幕山飞了一次,到了空中才发现,景色还不错,慢慢地,皂幕山也成了覃昌军常去的场地。

也是在皂幕山,让更多的佛山人了解到滑翔伞运动。2016年,覃昌军就 在皂幕山上“捡”回来一名爱好者———谢敏玲。2016年,她到皂幕山上徒步,看到有很多人在飞,“也不知道是什么,就去搭讪问问,结果就跟着教练飞。”但目前,她飞得比较少,暂时是通过双人飞的模式感受这项运动的魅力。

此外,这是一项看天吃饭的运动。天气不好是不能飞的,所以在出发前,滑翔伞运动爱好者们需要提前了解天气、风向、地形等等,即使是天有不测风云,他们也不会因为不能飞而失落,因为他们还能看看风景、彼此交流心得,或是到附近的农庄寻找农家美食。

飞到云里去,又惊又喜

“飞到空中,如果不带对讲机的话,会觉得自己与世隔绝了。”也是因为在空中的这份自在,才让覃昌军等鸟儿们更好地享受脚下的风景,甚至是飞到云中的惊喜。

在他印象中,第一次飞到云里是非常恐怖的事情。“无论往哪个方向,云都是迎面过来的,判断不了方向。”他坦言,第一次入云是意料之外的,但谈不上有多大的喜悦。

覃昌军一开始并不知道可以入云,后来也是通过自己一次、两次地入云,他才慢慢摸索出在云中运动规律,掌握在云中飞行如何判断的技巧,他才觉得飞入云是件值得幸运的事。

入云需要寻找空气中“上升通道”,找到“上升通道”后很快就能飞到云层之中,甚至是云层之上,脚下尽是白茫茫的一片。“寻找上升通道可以借助设备,那会很高效,但我更喜欢凭经验自己找。”

入云后,学会判断方向很关键,在云里是看不见地面的参照物的,要看云运动的快慢,“不知道方向就会晕了。”

他还提到第一次入云会很晕,并不建议入云太深,最好是一半时间在云外,一半时间在云内。

保守飞者的惊险时刻

滑翔伞出事故就几秒钟的事情,如果副伞打不开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覃昌军是一个相对比较保守的飞者,在起飞前,除了天气、场地、风向、设备外,他会计划好何时何地起飞,何时何地降落。但即使是这样考虑周全的飞者,也遇到过副伞打不开的危险情况。

据他回忆,事发在2015年,当时他们在珠海飞,“风比较大,当时有三个人挂在树上,需要去救援。”他并没有留意自己的高度,在高度不够的情况下,便准备去救人,结果在高度不到100米时遇上了乱流,他立马干预恢复,但不到20米时,伞已完全不受控制。“副伞在这样的情况下很难打开,没打开,只能硬着地。”他双脚着地的瞬间冲击力太大,“有种眼冒金星的感觉。”

另外一次抛副伞,他也是为了救人。当时在空中,只有他看到同伴飞到了山后,“风太大了,一下子就飞了,只有我看到。”他推断那个人已经降落了,便想着要飞过去支援。

因为操作过度,他的伞塌了,便立马抛出副伞,幸运的是,这次他是在迎风面,副伞抛出后马上就打开了。

比副伞打不开更可怕的是,地面控伞(斗伞)时突然遇到大风。据了解,在上天之前,在空旷的地方斗伞是最基本的训练,需要在地面学会如何起伞、控伞等技能。

一次在闸坡沙滩上斗伞,突然来了一股大风。“很吓人,比抛副伞没打开还要吓人。”风把他往沙滩上的栏杆处吹去,眼看还有十米就要撞上了。“当时人是失去平衡的,是被伞拖着走的,一次次想将伞拉倒却拉不倒。”

虽然滑翔伞运动有看不见的安全成本,但是也是这项运动让他在生活上、创业上变得更加果敢,在看待问题上也更加周全,让他在创业上不会缩手缩脚,“滑翔伞中有生活,生活中有滑翔伞,滑翔伞运动选场地跟你工作是一模一样的道理。”

来源:航空资讯, 欢迎分享、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微信/QQ号:2926969996)

本文地址:http://news.aerohome.com.cn/post/735.html

有好的文章希望我们帮助分享和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 0 人评论,请发表您的观点。